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壁上墨君不解語 臥聽瀟瀟竹雨聲賞析北宋墨竹大師æ

北宋墨竹大師文同(字與可)畫竹深得“竹癡”蘇東坡的賞識,兩人以竹相交,遂成生死之情。元豐元年(1078)七月初七,文同駕鶴西去。蘇東坡在晾曬文同的遺作《墨竹圖》時,為知音的離世失聲慟哭。在《再祭文與可文》中蘇東坡泣曰:“筆與子皆逝,詩今誰為新。空遣運斤質,卻吊斷弦人。”今人再賞《墨竹圖》,仍能感受到兩人千年不息的墨竹情……


《墨竹圖》 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


《墨竹圖》(局部)


       北宋墨竹大師文同最常去的是知陵州(今四川仁壽縣)??穀幽靜的竹林,他身與竹化,絹本《墨竹圖》,縱131.6釐米,橫105.4釐米。未署名款,鈐“靜閒書屋”、“文同與可”印;畫上有明初王直、陳循題跋。王直跋雲:“與可自昔守洋州墨竹高風稱第一流,傳三百有餘載……。”旁鈐“嘉慶禦覽之寶”、“宣統禦覽之寶”璽印。《墨竹圖》原藏圓明園,現藏臺北故宮博物院。

       文同(1018-1079),字與可,號笑笑居士。北宋永泰縣(今四川鹽亭縣)人。文同方口秀眉,以學名世,操韻高潔,擅詩文書畫。宋皇祐元年(1049)進士,遷太常博士、集賢校理。元豐二年(1079)正月至陳州(今河南淮陽縣)宛丘驛,忽留不行,沐浴衣冠,正坐而卒,享年61歲。《墨竹圖》呈“S”形構圖,繪一根倒垂墨竹。從畫幅左上角順勢而下而又翻轉而上,墨色偏淡,竹枝橫斜,逆順往來,疏密有致。竹竿勁健而圓渾,竹節秀峭而勁挺,小枝柔和而婉順,節與節之間雖斷離而有連屬意,枝與枝間橫斜曲直而顧盼有情。大師截取最動人的是用筆撇出竹葉,以濃墨寫竹葉正面,區分正反,以淡墨寫竹葉背面,表現轉側,葉片飄灑飛舞,葉梢謐靜靈動,飛白觸筆不加修飾,墨彩繽紛一任自然。綜觀全圖,竿節枝葉給人以清新瀟灑而富有生機的快感。正如米芾所記:“以墨深為面淡為背,自與可始。”

       元豐元年(1078)七月初七,已知湖州的“竹癡”蘇東坡將收藏文同所畫拿院子裏晾曬。燦爛的陽光觸摸著絕妙的《墨竹圖》,東坡見此竹廢卷,失聲慟哭,原來這位畫竹的文同兄正月初在陳州駕鶴西去。與可虛懷若谷、高風如竹。蘇東坡曾讚歎:“與可下筆,能兼眾妙,乃詩在口,竹在手中。”他自信對與可知之甚深,“舉世知珍之,賞會獨餘最。”與可亦識東坡引為畢生知己:“世無知我者,惟子瞻一見識君妙處。”每作完新竹便叮囑:“勿使他人書字,待蘇子瞻來,令作詩其側。”東坡挽起衣袖,欣然落墨,詡稱平生一大快事。而今“斯人不復有,累世或可期!”他懷念亡友,《祭文與可文》:“惇?秉義和而正,養民厚俗寬而明,詩與楚詞婉而清,寵辱忘得安而輕。”蘇東坡回眸晾曬《墨竹圖》跋:“一竿懸崖竹,淩空倚勢,宛若龍翔鳳舞,雖屈曲求伸仍不移其性,凜凜素節仿佛與可化身。”詩歎:“與可畫竹時,見竹不見人。豈獨不見人,嗒然遺其身。其身與竹化,無窮出清新。莊周世無有,誰知此凝神?”蘇東坡《再祭文與可文》:“筆與子皆逝,詩今誰為新。空遣運斤質,卻吊斷弦人。”其情其景令後人感泣。
返回列表